非诉讼类

近两年,本所提供各类专业非诉讼法律服务,包括提供资产收购、公司尽职调查、公司在澳上市前期调查等法律服务,价值总额已超过2亿澳币;提供房屋产权交易法律服务超过1000件;提供刑事和移民上诉法律服务数百件。

杭州某跨国科技公司在香港H股上市,为满足中国证监会审查要求,本所服务团队提供其澳洲子公司的法律尽职调查,内容包括审查公司资质,资产,债券债务,法律纠纷等,并按照证监会要求出具法律意见书。

韩国某资产管理公司在澳大利亚悉尼市收购商业资产,收购金额为1,600-2,000万澳元。本所服务团队参与整个并购项目,对该商业资产原业主公司进行法律尽职调查,内容涵盖对收购物业及生意进行的尽职调查。

宁波某投资公司收购澳大利亚商业地产,收购金额为700万澳元。本所服务团队按照客户要求对所购商业地产进行尽职调查和产权转让,内容包括对土地产权进行产权调查,查询土地是否受到债务及其他交易的限制和影响等。

四川某上市公司并购澳洲悉尼某职业教育机构,投资金额为1,000万澳元。本所按照客户要求该学校进行相关法律尽职调查,主要是调查该教育机构股权结构,查询和确定该教育机构所需持有的重要法定许可或牌照,查询该项收购中任何重要资产和该资产所附的债务等。

代表中资客户收购悉尼黄金地段地产开发项目,投资金额为3000万澳元,并完成全套项目协商、谈判、土地合同的起草和所有楼花的成交。

代表澳洲著名开发商进行土地开发专项基金融资,从基金文件起草、基金设立和基金融资结束全程法律服务。

“一站式服务”:设立广东省国际贸易促进会澳大利亚代表处和广东省惠州市国际贸易促进会澳大利亚代表处。


诉讼类

承认和执行中国判决书的判决结果

我们的客户寻求在澳洲执行中国人民法院作出的关于近百万澳元债务的判决结果。这笔债务是应付给客户的贷款还款。然而,被告拒绝偿还贷款并离开中国。客户想要通过我们的服务,申请维多利亚州最高法院承认这份国外判决书的判决结果。然而,这个案子的高难度归于两大原因。第一,由于被告逃避债务和诉讼,这个案子的取证过程面临诸多难题。第二,我们和客户对澳洲承认中国人民法院判决结果的相关法律有诸多顾虑。尽管存在这些难题,我们最终成功帮助客户申请到维多利亚州最高法院对这份中国法院判决书的承认。

高利贷还款纠纷

客户在澳洲签署了一份约50 万澳币、年息96%、两个月内还款,逾期不还则罚息双倍至192%的高利贷款协议,以在澳投资房产作抵押。客户因高息最终无法偿还贷款,债台高筑。客户被告上法庭,法院判决客户出售其名下澳洲物业以偿还贷款及利息。本所协助客户,在房屋拍卖前一天向法院成功申请了禁止令,保住客户的澳洲物业,并成功为客户推翻高息条款,并和借贷方重新协商条款,最终顺利解决债务纠纷。

承认和执行国际仲裁结果

我们的客户通过国际仲裁委员会,成功从一家澳洲公司获得约70 万美金的赔款仲裁裁决书。客户想要在澳洲法律体系内执行这个仲裁结果,于是找到我们协助办理。我们成功申请起诉了该澳洲公司。我们也成功获得澳洲联邦法院对该仲裁结果的承认。

违反董事义务诉讼

我们的客户作为清算人,发现证据证明即将倒闭的公司的董事有可疑的暗箱操作(例如转移资金),尽管该公司对另外一家公司负有商业性巨额债务。客户找到我们协助通过法律手段向董事追回资金。在审查所有搜集到的证据之后,我们成功地有力证实了董事操作的每一笔交易都是非商业性的,这样的行为违背了作为董事的信托义务。最终,该董事对这场纠纷作出了符合客户要求的处理结果。

国际商业欺诈案

客户为中国大型进出口贸易商,因巨额诈骗蒙受巨大经济损失。本所协助客户在新州最高法院起诉与其合作的澳洲公司及其股东和董事。第一次开庭前,对方以客户是中国公民为由,提出百万诉讼保证金申请。此案中本所开创两个法律实践先例:一,以3 年上万条微信语音和文字记录及邮件为有力证据,缜密调查该澳洲公司的相关活动和研究相关法律之后,成功胜诉; 二,客户为非澳洲PR 的中国公民,无澳洲财产,在本所协助下在澳洲起诉澳洲公司和公民,成功获得无需上缴保证金的判决。第二次开庭前,本所与越南和巴基斯坦的律师和证人密切合作,跨国取证,成功搜集更多有力证据,成功胜诉——冻结被告资产200 多万澳币,被告赔偿原告680 万澳币经济损失,并支付每年100多万澳币的利息,直至所有欠款还清。

跨国追讨货款

客户为中国服装供应商,供货给澳洲公司,客户根据网上订货平台的订单,送货到国内的指定地址。双方已合作4 年,但最后1 年的700 多个订单,订货方迟迟未付约20 多万澳币的尾款,导致客户面临严重经济困难。本所协助客户在澳洲提出起诉,但难点有三:无书面合同,取证困难;网上平台订货导致难以确定被告;订货方通过国内银行直接转账支付货款,加大确定被告的难度。最终,本所协助客户成功起诉,以大量的微信聊天记录和订购邮件为有力证据,精准锁定被告,并通过正式调解,最终对方同意赔偿客户损失。

中国夫妻在澳分割财产

客户与配偶在澳洲政府指定项目中投资500 万澳币,获得重大投资者188C 签证。客户担心其配偶转移这笔投资资金,但客户在中国已与配偶签署婚前财产协议,面临净身出户的境地,于是联系本所提供紧急协助。此案中本所再创两个法律实践先例:一,客户配偶提出双方为非澳洲PR的中国公民,无澳洲住所,与澳洲的唯一关联就是500 万澳币投资资金。在客户配偶缺席的情况下,本所成功申请到冻结资产的判决,在最短时间内成功防止该配偶转移该笔资金,同时深入调查实际投入资金数额。二,客户配偶之后提出澳洲无管辖权,本所随即成功协助客户争取到在澳洲的管辖权,使接下来的分割财产程序得以开展。


投资移民

签证——协助新创公司的员工获得签证

一家新创的金融服务公司找到我们,希望协助该公司担保一位经验丰富的金融服务专家的签证申请。这位专家曾受聘于中国一家大型国有银 行,并且会说流利的双语。然而,当时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和有限的运营年限不符合该员工申请的签证要求。 然而,我们通过专业的法律服务,为该公司成功申请到担保许可并担保该员工申请工作签证。随后我们成功为该员工申请到签证。

签证——协助成立澳洲分公司

我们的客户是中国大型上市国有企业。这家国企打算在澳洲建立分公司,并将委派管理层的资深人士到澳洲工作。通过与客户的精诚合作, 我们成功协助他们通过了商业担保人资格的申请。我们的客户最终成功担保公司内的资深管理人员申请到临时工作签证。

从两次拒签到一次性成功申请188B 签证

客户为国内某著名企业管理咨询公司的创立人和管理人,连续两次申请500 万重大投资签证(188C)均被拒。本所协助客户仔细分析拒签的 主要原因,在于客户无法证明澳洲银行账户中1000 万澳币存款的合法来源。在与客户多次深入沟通后,本所为客户设计新的移民方案,重新 组织材料,申请188B 投资者签证,终于在2018 年为客户取得188B 签证的批准。

188C / 888C 签证申请——重大投资者签证

我们客户是国内知名的实业家,在我们帮助他取得188C 签证后,委托我所协助其申请888C 永居签证。我所在与客户多次联系之后,组织材 料,于2017 年12 月正式提交签证申请。之后,澳洲移民部多次要求补充材料或提供信息,在我所的配合下,客户及时提供相应材料或信息。 在2018 年5 月,我们客户顺利拿到888C 永居签证。